广告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交際應酬
交際應酬
广告

 

高雄是個紙醉金迷的都市,在美軍駐台期間,它曾閃亮過。美軍走後,它曾黯然過。然而,隨著臺灣經濟的發展,它又再度閃耀著迷人的光茫! 高雄的夜,曾是悲情的……

「…路燈青青照著水滴 引阮的悲意青春男兒 不知自己欲行嘟位去啊 ~

茫茫前程港都夜雨 寂寞瞑」

臺上一個西裝畢挺的年青人唱著昔日「港都夜雨」的悲歌

高雄的夜,也是多彩的……

桌上開著兩瓶干邑xo,在我身旁則坐著四位佳麗。這裡是「七重天酒廊」,飛倫的陳董在與我談好合約後要他公司的林總請我與麗娜來這裡「應酬」。

在場的男性除了我與林總外,尚有飛倫公司的會計主任張老及行銷部經理小田。小田正是剛在台上唱「港都夜雨」的那位年青人,聽說他是陳董的小舅子。

四位佳麗除了坐在林總旁邊的麗娜外,便是他左手邊的秘書李麗莎小姐,聽麗娜白天跟我說好像小田一直想追她。這不由得使我仔細多看她幾眼。

麗莎有種東方古典美人的氣質,生得瓜子臉,兩道細長的秀眉,彎彎的斜指髮鬢,鼻子挺直端正,雙眸散放著一股柔和幽怨的眼神,雪白的絲質長袖襯衫更突顯高聳的雙峰,纖纖十指微握於膝前,下身的粉藍短窄裙更顯露她纖腰豐臀,細長的玉頸肌膚冰瑩,修長玉腿斜彎桌前,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令人望而生憐。如此佳麗,難怪……

我左手邊是一個叫小芬的酒廊「公主」,有著一對烏黑的大眼睛,模樣非常嬌俏,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張老,稱他「老」是指他年紀老還是指他是歡場老手我就不得而知。只見他一隻右手摟住小芬柳腰,時而伸入小芬開高叉的改良式鵝黃長裙內撫摸她那結實的粉臀,時而不經意的由她右腋下撫揉她的右乳。使得她有時吃吃嬌笑著閃躲到我左肩上。

坐我右手邊的是林總特為我安排的若玫,聽說她是這裡的台柱兼經理。她看起來像是個二十六七歲的少婦,有著一種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為風韻感人,只見她面如秋月,體態豐膠,梨窩韻頰,時隱時現,眉不畫而翠,唇不點而朱,媚眼盈盈,十指纖纖,雲髮後攏,素顏映雪,一雙皓脕,圓膩皎潔,兩條藕臂,軟不露骨,帶著一層婀娜嫵媚的意味。 「來!慕凡兄!敬你一杯!祝我們合作愉快!」林總舉起酒杯說道 「不敢當!還請林總多多照顧!我敬你!」我忙舉起酒杯說道。

杯酒交晃間,我總覺有一股不太自然的氣氛,但又說不出那兒不對勁。 「別敬來敬去的!來!大家一起來!乾!」若玫插進來嬌聲說道。 「大家一起來!乾!」林總邀約際,一隻右手摟著麗娜又搓又揉的。我正想看著麗娜如何應付常借酒裝瘋的男人時,卻看她不好排拒,又不自在地刻意地避開我的眼神。我終於發現那股不自然的氣氛來自何處。 「對不起!我上個化妝室!」麗娜起身說道。

看她起身上洗手間,我也忙起身告罪假裝也上洗手間追了上去。

「怎麼啦!妳不舒服嗎?我看妳整晚都不自在!」我關切地問她

「我……」她支支唔唔地欲言又止。 「有事告訴我,我幫妳解決……」我顯露出一付博取美人恩的態勢。

「凡!請不要怪我!其實我是公司下在林總身邊的一顆棋」她畏畏諾諾地說。 「甚麼?……」我露出不解的樣子 「晚上我不回去飯店了……」

突然間,我恍然明白了。原來……難怪每次陳總老帶她南下洽訂單。回想著昨夜的情深意重。瞬間,我有一種受騙、受辱的感覺。

「凡!你不會瞧不起我吧!我是身不由己!」

望著她那楚楚的神情,再回想我還不是公司裡的一顆棋時,我釋然了。所不同的是,她是過河砲,而我是無法過河的士象而已。昨夜只是過河砲回防時,無意間的邂遘。

「麗娜!我瞭解!我們都是身不由己!」我試著讓她釋懷。

「其實麗莎的處境也跟我一樣!她是我的姐妹淘,我們都是所謂的商務秘書!」她進一步解釋道。

難怪!難怪在她眼神中總隱藏著一絲憂鬱。想必也是為了生活不得不如此。那個女人不想安安份份找個好男人嫁了,過著相夫教子安定的生活。 「妳去吧!明天我在飯店等妳!」 「謝謝你的諒解!我會永遠記得你昨夜的溫柔!」她含著淚幽幽說道。

回到座位上,麗娜豪放多了。在取得我的諒解後,她似變了一個人。

「沈科長!敬敬若玫小姐吧!她可是不隨便坐臺的!」麗娜說道。 「對!對!慕凡兄!別冷落了你旁邊的美人!該罰!」林總起哄說道。

「誰該罰?不會是我吧!」小田唱完歌回座問道。

「老沈啦!整晚都不理若玫!讓我們的大美人乾坐」林總揶揄道。

「來!我打通關,以示敬意!先敬若玫小姐!我先罰三杯!」懷著一股五味雜陳的心情,或嘆人生的無奈、或向麗娜顯示我此刻的心情,今夜我想醉。

「好酒量!沈兄我敬你!」小田舉杯說道。

一杯又一杯的酒精,麻醉了我四肢,卻麻醉不了似受創傷的心。左手舉杯敬酒,右手一摟身旁的若玫,我這才發覺她的腰是那麼的細柔,鼻際可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一股香奈兒五號高雅的花香。每日思念你一人 未得通相見 親像鴛鴦水鴨 不時相隨無疑會來拆分離牛郎織女伊兩人每年有相會無疑你那一去全然無信放捨阮孤單一個 那是黃昏月娘欲出來的時 加添阮心內哀悲 你欲離開阮那一日 也是月欲出來的時 阮只好來拜託月娘 叫伊講乎你知 講阮每日悲傷流目屎 希望你早一日轉來」

聽著臺上麗娜唱著「望你早歸」,更使我微傷的創傷滲出血來。基於一種無名的反作用心情,藉著微醉的掩飾,一把將若玫摟入懷中。 「好!好!沈兄!真有你的!今晚就讓若玫陪你好了!」耳際傳來林總的叫好撮和聲。 「不了!人家沈兄不見得看得上……唔!」若玫在我懷裡撒嬌。未等她說完,一雙充滿酒氣的大嘴已封住了她的香唇,而引來哄堂大笑。 「來再乾!」我吼叫道。

等我感到口渴,恢復知覺,才頓然發現已身在它處。

 

這是個看起來溫馨的臥室,溫柔的歐式壁燈映在象牙白的牆壁泛出一輪孔雀黃的光暈。暖和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印度的薰香,如夢似幻……

頭頂上的圓形紗白吊帳如瀑布般的傾撒而下,粉紅的絲被、粉紅的床罩,更由粉紅的枕頭散出一股高雅的脂粉幽香。在幽柔的水晶燈下,依稀於右邊梳妝臺前映出一條曲線玲瓏的人影。我抬起上身,額頭仍隱隱作痛。

臺前人影似感到帳內的異動,它起了身來,輕步挪移了過來。掀起了紗帳,我赫然發現竟是若玫小姐……

只見她披著一襲寬鬆的粉紅睡縷,狹Y字形的領口與寬長衣袖口綴著銀白高雅的玫瑰花蕾絲,粉紅的腰帶斜綁個蝴蝶結置於腰間。由背後泛映的壁燈,可看出她身上優雅 曲線的身影,纖細的柳腰似可隻手盈握。磐於髮頂的髮髻已解了開來,烏黑的秀髮斜披於右胸,高隆的雙峰間緊挾著深深的乳溝。

「醒了吧!喝口水!」如黃鶯出谷般柔聲問道。

她挨至床頭,伸出左手把我扶正,並將睡枕殿在我背後。右手端著一杯溫開水移至我唇邊。一絲與枕頭同等的幽香飄入鼻中,右肩只覺浸淫著一片舒柔的體溫。這時,我才發現我是裸露著上身,下身只著一件褻褲。

「若玫小姐!我……」我正想問清怎麼一回事時

「你喝醉了!吐得一身!我幫你把衣服換掉的……」

近身面對著她,我這才發現她的柔、她的美。她蛾眉淡掃,脂粉薄施,目似秋水,唇若含丹,瓜子臉,柳葉眉,是個美人胚子。望著曾被我施暴過的朱唇,我懊悔著前時的孟浪。

「對不起!若玫小姐!原諒我前時的莽撞無禮……」我急欲挽回我的斯文而唯諾說著。

「你似對麗娜用情很深,我瞭解你的心情……」她寬懷著安慰著。

「麗娜是我酒廊的老主顧了!她是個可憐又孝順的女孩……」她接著說道。

接著她把麗娜的情形說給我聽。

原來麗娜有著一個悲慘的家庭。家中弟妹幼小,老父已亡,老母得了癌症長年住院,龐大的醫藥費逼得她不得不辭掉一份百貨公司店員的工作當起所謂的「商務秘書」。由於業務的往來,認識了飛倫的陳總。陳總一直想金屋藏嬌,將她納入二房。麗娜總想等日子好過一點以後嫁個好人家,她不想過著沒名沒份的日子。但是這陣子,她母親又進加護病房了。聽到這裡,我內心黯然了,我自忖無能力幫她。一個可愛又可憐的女孩……

「麗娜能遇上深情的你,是她修來的福……」她語音頓了一下。

「那像我……」她觸景生情有點嗚咽得說。

「若玫小姐妳怎麼了……」我試圖安慰她。

「算了!這是我的命……」她含著淚迴避著我的問話。

「說給我聽聽,雖然我不見得幫的上忙,也許妳心裡會舒坦些」我想安慰她夾雜著對她境遇的好奇。

「我是一個不幸的女人……」她幽幽得說道。

她一面訴說著,說道傷心處不免嗚咽了起來。見她哭訴得梨花似淚的粉腮,不由我一面伸手摟住她顫泣的身軀,一面傾聽她的訴說。

正當雙十年華、充滿懷春少女情懷時,她遇見了她的白馬王子。一個叫喬伊的年青華僑,他多金又多情,留英多年還取得博士學位。他曾跟她過著一段如蜜的日子。但好景不常,在她懷孕後,他露出猙獰的面目,將她賣給應召站。原來他是個逼良為娼的人口販子,只不過是小學畢業曾在洋人開的pub中當過七、八年的小弟。

「沒兩個月,警察破獲了應召站,把我救了出來……」說到此處她更傷心了。

初期,由於謀生的需要與金錢的咭倨,她找了一家密醫墮胎,卻因手術不良,使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在無法為人母之下,她萬念俱灰,只有沈溺酒國麻醉自己。在掙得一些錢後,拉著一些姐妹淘,自立門戶。

「麗娜雖不幸……她卻擁有一個深情的你……」

「一生中,我一直祈盼著在我生命中有一個深情的男人……」

我心中非常感動,一個深情可憐的女子。不禁舔吻她淚濕抽搐的朱唇。

「你……能圓我的夢嗎……」她抬起頭望著我低聲說道。

「我……」我不知要如何回答她。

答應也不是,拒絕又怕傷了她。正在進退為谷之際,突地她起了身,解開腰間的蝴蝶結。

一襲寬鬆的粉紅睡縷敞開了來。

我心情一窒。

火紅的胸罩滾著黑色的紗質蕾絲,上半罩杯是透明的,浮凸刺繡著一朵黑色的玫瑰,乳峰高聳、乳溝狹深。平滑細嫩的小腹綴著一點深深的臍眼。火紅大v高腰的透明絲質褻褲,繡著一朵偌大的黑玫瑰,花瓣巧妙得微掩高隆的陰阜。

我深吸了一口氣,嚥下口水來濕潤我乾燥的喉嚨。

伸手解開火紅滾黑邊蕾絲的吊襪帶環扣,循序伸出左、右腿置於床邊,優雅地退下了絲襪。低頭的動作使我能大部看到那欲奪罩而出豐穎的雙乳,高張的玉腿使我能近觀到丘阜上一條深陷的鴻溝。這些姿態非常惹火,使我春心蕩漾想入非非,不覺間下身微漲了起來。

反身雙肩微抖,一襲寬鬆的粉紅睡縷自她背後溜滑了下去,露出她似雪的肌膚、玲瓏的曲線、纖細的柳腰。那是似曾相識的曲線。

解下火紅滾黑蕾絲的吊襪帶,連帶顯露出她那豐圓的臀部。似對分不開的連體嬰,中間夾著一縷火紅絲綢。反手挑開背後罩扣,那滾著黑色紗質蕾絲的火紅的胸罩已然滑落於她腳下。

「凡!今夜好好愛我! ……只要今夜……」她一面緩緩轉身一面半期盼半懇求地說。

只見她渾身晶瑩如玉,雪膚滑嫩,柔若無骨,黑眸清澄猶如秋水,櫻唇紅潤,惹人垂涎,一雙碗形的玉乳,柳腰纖細,軟綿小腹平滑如緞,一雙玉腿均勻修長,一頭柔細秀髮,襯著如花般的臉頰,秀麗嫵媚,露著醉人的模樣。

她掀開粉紅絲被,一身嬌軀向我身前揉來。xxxxxxxxxxxxxxx

覆蓋著我碩壯身體的胴體是溫潤、平滑、結實的。

她雙手環狀摟住我的頸部,閉著黑眸、仰起粉頸,吐氣如蘭的朱唇微抖地湊到眼前……

胸前揉貼的是她柔綿的酥胸,由上看去如被擠壓的兩個雪白的奶球。玉背以優美的弦弧隨著無骨的脊溝迤驪下去,直至那被一絲火紅高腰的透明絲質褻褲包裹的玉臀再度陡聳了起來。

以結實的雙臂摟住她柳腰,我突發現它細可盈握。

輕吻著她的下唇,一股異樣的電流導入體內,牽動我的下體而使它抖動了一下。

她反口含住了我的下唇,左右來回吸吮著。同時,我亦含住了她的上唇,感受她朱唇的曲線與彈性。

濕潤的感覺真好,以舌尖上挑她內唇壁,造成她痙欒的抖動而把我摟的更緊,她的舌尖竟不覺得挑舔我的舌尖。

一絲麻癢的電流由舌尖再度導入體內,胯間不禁收縮了一下,張大口將舌尖移舔她舌下。

「嗯!你好壞!」她移了開來說道。

說罷,將她玉體下滑,吮舔我的胸膛、掖窩。右手順勢緩緩移入我的褻褲裡。

「唔!真好……」我暗叫道。纖細的玉手套弄著玉莖,間或撥弄陰曩、間或擠壓龜頭。

我的一手將她秀髮撥向背後,露出她迷人的鬢角,輕輕揉撫她耳際。另一手則握住她左乳,她似是無法被男人隻手掌握的女人,粉紅大小適宜的乳暈上綴著一粒粉紅的櫻桃。時而將它置於指間搓揉,時而輕柔對它夾捏。

「啊……」在一陣顫抖中,她微喘呼出聲。

她起身,退下了我的褻褲,反身跨上,竟一口將勃起的玉莖含了進去。

「唔……」濕柔的感覺真好,當龜頭受她狹小喉頭的擠壓時,我都不免哼出聲來。

望著眼前搖擺的粉臀以及被一絲火紅裹住高聳的陰阜,不禁使我一手遊撫豐腴滑嫩的玉臀,一手以雙指撩撥她陰毛微露的阜丘。

「唔……」當雙指撩撥她陰毛微露的阜丘時,她有時會不覺地悶頭微哼。

雙指微濕的感覺使我發現泌出的幽泉竟使那被火紅褻褲緊貼的幽洞清晰地出現眼前。我著迷了……

一把將她推躺於我左側,並一口含向那火紅褻褲上那朵黑色玫瑰。

「啊……」欲挾的玉腿扭動著,她口中發出難耐不支的淫叫。

嗅著幽洞泌出的體香,隔著薄如蟬翼的絲褲咬食著肥腴的山丘。一手撐開她雙腿,一手揉撫著花蒂。臉頰緊貼她那柔綿大腿的感覺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啊……我要……起來……」玉腿扭動著,雙手不支地在我大腿及臀部一陣揉搓,並作勢欲起。

在她起身之際,順勢拉下那鑲著黑色蕾絲的火紅絲質三角褲。

她直起身子,曲跪在我的下體上,把左掌放在我枕邊,抬高她臀部,右手扶住玉莖,將之緩緩納入她幽洞內。我墊高頭部,俯首望著吸吮龜頭的蚌唇,勃起的陰蒂在微疏的叢林中喘息抖動著。

她將雙手撐於我耳邊,嬌軀前俯,玉臀微動,似一時不敢全根納入。我挺起腹部迎合淺刺她那盤絲洞,不一會,果然鑿出一股蜜泉。

在她悶哼聲中,只見若玫微微俯身向前將玉莖推向她花心,並順道在根部磨擦她那勃起的陰蒂。雙重的刺激,使她不自主地後仰。

泛著紅潮的臉頰、擴張的額鼻、半咬的朱唇、悶聲的春叫聲,使她看起來更為美麗。心神不由一蕩,上挺的速度加快,電擊似的酥麻更一陣陣由玉莖傳導至全身。而若玫則喘聲急促,大口啊出聲來,不由挺起上身搓揉自己的雙乳。

許久,我累了!停了下來,由她自己騎坐!

我躺在床上,欣賞著那長髮在柔飛中舞動!她雙耳上一對粉紅翡翠隨著搖擺的玉頸晃動著,晃出一道道眩眼的光暈!

汗熱的氣息膠結在空氣中!

一雙乳房在她胸前拋動著,張怒的玉莖在她幽洞口或隱或現!玉莖上沾滿了她體內流出的甘泉,在昏黃燈光下閃爍!

只見她下身粉紅色的雙唇含住那玉槍,一張一合的吞吐!

她漸入高潮,全身加速地上下扭動,快感讓她身體每個關節扭曲著。

上前俯前!一雙乳房如吊鐘一樣在我眼前擺動!

我把舌頭伸出,剛好舔觸到那乳尖!她再加快了騎坐,雙手捧住那乳房底部!幾次,雙乳的尖端滴下汗珠濕透我的臉頰。

「啊……凡……抱抱我……出來……出來了……」若玫急喘呼叫著。

我忙抬起上身,跟她面對面坐抱著,低頭重咬她雙乳。我忽而上身後仰將根部前挺……

「啊……啊……要死了……」若玫跪坐的臀部急扭一陣後,死命抵住我根部扭揉。

只覺玉莖被一伸一張的水道吸揉著,龜頭則如被嬰兒小口一陣吸吮著。摟抱著香汗淋灕的嬌軀癱軟了下來。

「我要躺下來……頭好暈……」若玫嬌喘道。

讓她斜躺於左側,下體仍緊緊密合著。我斜躺於她微曲的右腿上,她的左腿仍跨夾著我的軀體。

「好一點沒……玫……休息一下好了……」我摟吻她泛紅火紅的粉頰道。

「你真猛……弄得我好暈……」若玫嬌喘道。

「猛的還在後頭呢……」我逗著她道。

「你真討厭……人家跟你說正經的……」若玫微喘道。

「做愛本來就是一件正經的事……」我再度挑逗她笑道。

「油舌滑腔……不正經……」若玫嬌羞道。

「夢圓了沒……」我挑逗她問道。

只見她櫻唇轉動下,飄白了我一眼,這是嗔中帶怨,蕩氣迴腸的尤媚姿態!柔中帶俏,成熟的美豔中帶點生嫩的羞怯情懷!的確撩人心弦!勾人魂魄的美姿!

望著這個可愛又可憐的女人,我有著一絲憐惜。

弓身再度吸吮著她玉乳,右手撥弄著陰紅花蒂,腰間輕微移挪!

風吹風鈴,鳥哨晨啼,「嗯嚀」之聲使她騷意再起!

那是她已再獲得初步的舒爽酣暢喜樂愉悅的展現!

在如水珠光朦朧照映下,只見她那似芙蓉花似的嬌顏,呈現出複雜的變化!

迷漓的雙眼,似閉還開的眼神,再度顯露著她的企求! 一隻素手五指緊抓床單!握扯著,表達出她心中的意願!

黛眉時挑時舒,那是配合著我指頭的點醮而作!

嗯嗯嚀嚀之聲不絕於耳,櫻口菱角兒開閤裂斜,曲盡幻化之妙……

她忸聲央求道:「凡!上……來……」

這是愛的呼喚!情的企待!慾的需求!淫的放蕩……

直起身來,輕帶戰馬提槍入關,胯下駿馬仰首嘶號,已至起跑線,是一番萬里的馳驅!

此時玉莖怒筋微張有如千蹄爭奔,熱燙粗壯,挺堅長活!

而她在嬌喘息息中,支起一隻修長合度的玉腿在空中搖蕩著,而另一隻已斜勾我玉頸!這姿態令她幽門洞開!

只見她茸翠疏疏、金絲柔細、陰阜微隆、玉璧似合、雲封霧合、雨露沾指。

急撞而入,那是澀澀春情、滑滑幽徑,撞得她張口輕啊一聲。

一聲鶯啼鳳唳中,她已體顫頸搖、呼氣如抖、音長似泣,呻吟如蟲鳴!貪求這份酥軟而心暈魂迷。

三進九出,抽送自如,慢推急提,抽得她一退一開口,一進一哼哎。她的櫻口張合斜扭著,哼叫聲由嚶嚀而咿唔。其吟叫聲由壓喉悶叫,到齒顫發聲、婉轉嬌啼、蕩人心魂,美妙至極。 不一會兒,只見她腰扭股搖、雙乳顫動、醉眼迷漓、輕咬櫻桃小口,嬌喘息息。只聞得蘭香撲鼻,深知她已魂蕩魄飛、骨鬆肉酥、陰氣已洩!兩腿舒張更開,欲我深入。

「凡……我不行了……要死了……」她嬌喘不止如夢囈般呻吟著,疼、麻、癢、酥揉得她一連洩了三次身子。

我感到一陣一陣的快感,似翻山越嶺、似騰雲架霧,上上下下、越騰越高。

我雙手伸向前,握住她的雙乳,使勁揉搓用力抽送著。如青龍戲明潭,浪湧潮掀。

「噗嗤」之聲不絕於耳。是音韻外宣,是琴瑟合鳴。

一時寒噤連連,精洩如注,頂灌花心。

最後一個寒噤,拼命用力將她雙腿前壓至肩緊緊抱住。

「啊!凡……不要……」她嚶嚶求著,欲推開我的過於深入。

 

日上三竿,金烏透窗而入。

睜開惺忪疲累雙眼,發現香蹤已杳。再四周尋覓,卻發現她罩著一襲紗白晨縷佇立於落地窗前,透過強光映出她那迷人的嬌軀,那是我曾巡禮的熟悉線條。微微上勾的乳房,如待母鳥餵食般仰望著。那襲紗白晨縷迎著晨風向後飄曳著。似一尊靜穆純潔的女神。

望著她窈窕的佇立的背影。我不知她在想些甚麼?

我穿上褻褲,躡手躡腳得走到她背後,伸手捫住她的眼睛!

「啊!……」若玫被我這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唔!是你,凡!快放開手,把人家嚇一跳」她略擰紮一下,就依在我懷中。

「在想甚麼?一個人呆在這裡出神?」我雙手環狀摟住她的腰部,雙唇緊貼她的粉頸柔聲問道。

「我在回想著……昨夜的夢……」

我興起一絲的感動,把她轉過身來,正待……

「不……凡……你該走了!讓我有個美好的回憶……好嗎」她那吐氣如蘭的朱唇微抖地幽幽說著……

我鬆開她,望著她那微帶一絲憂怨又帶一絲幸福光芒的眼神。

「凡……我會記得你的……謝謝你帶給我一個甜美的夢」

昨夜浪漫狂野的她不見了,眼前我所看到的是一個陌生的、柔情的女人。

「夙世未了姻緣,今個邂逅相逢免卻月老紅線,酬合一生宿夢」

低吟聲中,拿出一絲秀髮說道:「願你會記得我……」

在噙著的淚光中,我眼前一片模糊…

 

高雄是個紙醉金迷的都市,在美軍駐台期間,它曾閃亮過。美軍走後,它曾黯然過。然而,隨著臺灣經濟的發展,它又再度閃耀著迷人的光茫! 高雄的夜,曾是悲情的……

「…路燈青青照著水滴 引阮的悲意青春男兒 不知自己欲行嘟位去啊 ~

茫茫前程港都夜雨 寂寞瞑」

臺上一個西裝畢挺的年青人唱著昔日「港都夜雨」的悲歌

高雄的夜,也是多彩的……

桌上開著兩瓶干邑xo,在我身旁則坐著四位佳麗。這裡是「七重天酒廊」,飛倫的陳董在與我談好合約後要他公司的林總請我與麗娜來這裡「應酬」。

在場的男性除了我與林總外,尚有飛倫公司的會計主任張老及行銷部經理小田。小田正是剛在台上唱「港都夜雨」的那位年青人,聽說他是陳董的小舅子。

四位佳麗除了坐在林總旁邊的麗娜外,便是他左手邊的秘書李麗莎小姐,聽麗娜白天跟我說好像小田一直想追她。這不由得使我仔細多看她幾眼。

麗莎有種東方古典美人的氣質,生得瓜子臉,兩道細長的秀眉,彎彎的斜指髮鬢,鼻子挺直端正,雙眸散放著一股柔和幽怨的眼神,雪白的絲質長袖襯衫更突顯高聳的雙峰,纖纖十指微握於膝前,下身的粉藍短窄裙更顯露她纖腰豐臀,細長的玉頸肌膚冰瑩,修長玉腿斜彎桌前,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令人望而生憐。如此佳麗,難怪……

我左手邊是一個叫小芬的酒廊「公主」,有著一對烏黑的大眼睛,模樣非常嬌俏,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張老,稱他「老」是指他年紀老還是指他是歡場老手我就不得而知。只見他一隻右手摟住小芬柳腰,時而伸入小芬開高叉的改良式鵝黃長裙內撫摸她那結實的粉臀,時而不經意的由她右腋下撫揉她的右乳。使得她有時吃吃嬌笑著閃躲到我左肩上。

坐我右手邊的是林總特為我安排的若玫,聽說她是這裡的台柱兼經理。她看起來像是個二十六七歲的少婦,有著一種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為風韻感人,只見她面如秋月,體態豐膠,梨窩韻頰,時隱時現,眉不畫而翠,唇不點而朱,媚眼盈盈,十指纖纖,雲髮後攏,素顏映雪,一雙皓脕,圓膩皎潔,兩條藕臂,軟不露骨,帶著一層婀娜嫵媚的意味。 「來!慕凡兄!敬你一杯!祝我們合作愉快!」林總舉起酒杯說道 「不敢當!還請林總多多照顧!我敬你!」我忙舉起酒杯說道。

杯酒交晃間,我總覺有一股不太自然的氣氛,但又說不出那兒不對勁。 「別敬來敬去的!來!大家一起來!乾!」若玫插進來嬌聲說道。 「大家一起來!乾!」林總邀約際,一隻右手摟著麗娜又搓又揉的。我正想看著麗娜如何應付常借酒裝瘋的男人時,卻看她不好排拒,又不自在地刻意地避開我的眼神。我終於發現那股不自然的氣氛來自何處。 「對不起!我上個化妝室!」麗娜起身說道。

看她起身上洗手間,我也忙起身告罪假裝也上洗手間追了上去。

「怎麼啦!妳不舒服嗎?我看妳整晚都不自在!」我關切地問她

「我……」她支支唔唔地欲言又止。 「有事告訴我,我幫妳解決……」我顯露出一付博取美人恩的態勢。

「凡!請不要怪我!其實我是公司下在林總身邊的一顆棋」她畏畏諾諾地說。 「甚麼?……」我露出不解的樣子 「晚上我不回去飯店了……」

突然間,我恍然明白了。原來……難怪每次陳總老帶她南下洽訂單。回想著昨夜的情深意重。瞬間,我有一種受騙、受辱的感覺。

「凡!你不會瞧不起我吧!我是身不由己!」

望著她那楚楚的神情,再回想我還不是公司裡的一顆棋時,我釋然了。所不同的是,她是過河砲,而我是無法過河的士象而已。昨夜只是過河砲回防時,無意間的邂遘。

「麗娜!我瞭解!我們都是身不由己!」我試著讓她釋懷。

「其實麗莎的處境也跟我一樣!她是我的姐妹淘,我們都是所謂的商務秘書!」她進一步解釋道。

難怪!難怪在她眼神中總隱藏著一絲憂鬱。想必也是為了生活不得不如此。那個女人不想安安份份找個好男人嫁了,過著相夫教子安定的生活。 「妳去吧!明天我在飯店等妳!」 「謝謝你的諒解!我會永遠記得你昨夜的溫柔!」她含著淚幽幽說道。

回到座位上,麗娜豪放多了。在取得我的諒解後,她似變了一個人。

「沈科長!敬敬若玫小姐吧!她可是不隨便坐臺的!」麗娜說道。 「對!對!慕凡兄!別冷落了你旁邊的美人!該罰!」林總起哄說道。

「誰該罰?不會是我吧!」小田唱完歌回座問道。

「老沈啦!整晚都不理若玫!讓我們的大美人乾坐」林總揶揄道。

「來!我打通關,以示敬意!先敬若玫小姐!我先罰三杯!」懷著一股五味雜陳的心情,或嘆人生的無奈、或向麗娜顯示我此刻的心情,今夜我想醉。

「好酒量!沈兄我敬你!」小田舉杯說道。

一杯又一杯的酒精,麻醉了我四肢,卻麻醉不了似受創傷的心。左手舉杯敬酒,右手一摟身旁的若玫,我這才發覺她的腰是那麼的細柔,鼻際可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一股香奈兒五號高雅的花香。每日思念你一人 未得通相見 親像鴛鴦水鴨 不時相隨無疑會來拆分離牛郎織女伊兩人每年有相會無疑你那一去全然無信放捨阮孤單一個 那是黃昏月娘欲出來的時 加添阮心內哀悲 你欲離開阮那一日 也是月欲出來的時 阮只好來拜託月娘 叫伊講乎你知 講阮每日悲傷流目屎 希望你早一日轉來」

聽著臺上麗娜唱著「望你早歸」,更使我微傷的創傷滲出血來。基於一種無名的反作用心情,藉著微醉的掩飾,一把將若玫摟入懷中。 「好!好!沈兄!真有你的!今晚就讓若玫陪你好了!」耳際傳來林總的叫好撮和聲。 「不了!人家沈兄不見得看得上……唔!」若玫在我懷裡撒嬌。未等她說完,一雙充滿酒氣的大嘴已封住了她的香唇,而引來哄堂大笑。 「來再乾!」我吼叫道。

等我感到口渴,恢復知覺,才頓然發現已身在它處。

 

這是個看起來溫馨的臥室,溫柔的歐式壁燈映在象牙白的牆壁泛出一輪孔雀黃的光暈。暖和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印度的薰香,如夢似幻……

頭頂上的圓形紗白吊帳如瀑布般的傾撒而下,粉紅的絲被、粉紅的床罩,更由粉紅的枕頭散出一股高雅的脂粉幽香。在幽柔的水晶燈下,依稀於右邊梳妝臺前映出一條曲線玲瓏的人影。我抬起上身,額頭仍隱隱作痛。

臺前人影似感到帳內的異動,它起了身來,輕步挪移了過來。掀起了紗帳,我赫然發現竟是若玫小姐……

只見她披著一襲寬鬆的粉紅睡縷,狹Y字形的領口與寬長衣袖口綴著銀白高雅的玫瑰花蕾絲,粉紅的腰帶斜綁個蝴蝶結置於腰間。由背後泛映的壁燈,可看出她身上優雅 曲線的身影,纖細的柳腰似可隻手盈握。磐於髮頂的髮髻已解了開來,烏黑的秀髮斜披於右胸,高隆的雙峰間緊挾著深深的乳溝。

「醒了吧!喝口水!」如黃鶯出谷般柔聲問道。

她挨至床頭,伸出左手把我扶正,並將睡枕殿在我背後。右手端著一杯溫開水移至我唇邊。一絲與枕頭同等的幽香飄入鼻中,右肩只覺浸淫著一片舒柔的體溫。這時,我才發現我是裸露著上身,下身只著一件褻褲。

「若玫小姐!我……」我正想問清怎麼一回事時

「你喝醉了!吐得一身!我幫你把衣服換掉的……」

近身面對著她,我這才發現她的柔、她的美。她蛾眉淡掃,脂粉薄施,目似秋水,唇若含丹,瓜子臉,柳葉眉,是個美人胚子。望著曾被我施暴過的朱唇,我懊悔著前時的孟浪。

「對不起!若玫小姐!原諒我前時的莽撞無禮……」我急欲挽回我的斯文而唯諾說著。

「你似對麗娜用情很深,我瞭解你的心情……」她寬懷著安慰著。

「麗娜是我酒廊的老主顧了!她是個可憐又孝順的女孩……」她接著說道。

接著她把麗娜的情形說給我聽。

原來麗娜有著一個悲慘的家庭。家中弟妹幼小,老父已亡,老母得了癌症長年住院,龐大的醫藥費逼得她不得不辭掉一份百貨公司店員的工作當起所謂的「商務秘書」。由於業務的往來,認識了飛倫的陳總。陳總一直想金屋藏嬌,將她納入二房。麗娜總想等日子好過一點以後嫁個好人家,她不想過著沒名沒份的日子。但是這陣子,她母親又進加護病房了。聽到這裡,我內心黯然了,我自忖無能力幫她。一個可愛又可憐的女孩……

「麗娜能遇上深情的你,是她修來的福……」她語音頓了一下。

「那像我……」她觸景生情有點嗚咽得說。

「若玫小姐妳怎麼了……」我試圖安慰她。

「算了!這是我的命……」她含著淚迴避著我的問話。

「說給我聽聽,雖然我不見得幫的上忙,也許妳心裡會舒坦些」我想安慰她夾雜著對她境遇的好奇。

「我是一個不幸的女人……」她幽幽得說道。

她一面訴說著,說道傷心處不免嗚咽了起來。見她哭訴得梨花似淚的粉腮,不由我一面伸手摟住她顫泣的身軀,一面傾聽她的訴說。

正當雙十年華、充滿懷春少女情懷時,她遇見了她的白馬王子。一個叫喬伊的年青華僑,他多金又多情,留英多年還取得博士學位。他曾跟她過著一段如蜜的日子。但好景不常,在她懷孕後,他露出猙獰的面目,將她賣給應召站。原來他是個逼良為娼的人口販子,只不過是小學畢業曾在洋人開的pub中當過七、八年的小弟。

「沒兩個月,警察破獲了應召站,把我救了出來……」說到此處她更傷心了。

初期,由於謀生的需要與金錢的咭倨,她找了一家密醫墮胎,卻因手術不良,使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在無法為人母之下,她萬念俱灰,只有沈溺酒國麻醉自己。在掙得一些錢後,拉著一些姐妹淘,自立門戶。

「麗娜雖不幸……她卻擁有一個深情的你……」

「一生中,我一直祈盼著在我生命中有一個深情的男人……」

我心中非常感動,一個深情可憐的女子。不禁舔吻她淚濕抽搐的朱唇。

「你……能圓我的夢嗎……」她抬起頭望著我低聲說道。

「我……」我不知要如何回答她。

答應也不是,拒絕又怕傷了她。正在進退為谷之際,突地她起了身,解開腰間的蝴蝶結。

一襲寬鬆的粉紅睡縷敞開了來。

我心情一窒。

火紅的胸罩滾著黑色的紗質蕾絲,上半罩杯是透明的,浮凸刺繡著一朵黑色的玫瑰,乳峰高聳、乳溝狹深。平滑細嫩的小腹綴著一點深深的臍眼。火紅大v高腰的透明絲質褻褲,繡著一朵偌大的黑玫瑰,花瓣巧妙得微掩高隆的陰阜。

我深吸了一口氣,嚥下口水來濕潤我乾燥的喉嚨。

伸手解開火紅滾黑邊蕾絲的吊襪帶環扣,循序伸出左、右腿置於床邊,優雅地退下了絲襪。低頭的動作使我能大部看到那欲奪罩而出豐穎的雙乳,高張的玉腿使我能近觀到丘阜上一條深陷的鴻溝。這些姿態非常惹火,使我春心蕩漾想入非非,不覺間下身微漲了起來。

反身雙肩微抖,一襲寬鬆的粉紅睡縷自她背後溜滑了下去,露出她似雪的肌膚、玲瓏的曲線、纖細的柳腰。那是似曾相識的曲線。

解下火紅滾黑蕾絲的吊襪帶,連帶顯露出她那豐圓的臀部。似對分不開的連體嬰,中間夾著一縷火紅絲綢。反手挑開背後罩扣,那滾著黑色紗質蕾絲的火紅的胸罩已然滑落於她腳下。

「凡!今夜好好愛我! ……只要今夜……」她一面緩緩轉身一面半期盼半懇求地說。

只見她渾身晶瑩如玉,雪膚滑嫩,柔若無骨,黑眸清澄猶如秋水,櫻唇紅潤,惹人垂涎,一雙碗形的玉乳,柳腰纖細,軟綿小腹平滑如緞,一雙玉腿均勻修長,一頭柔細秀髮,襯著如花般的臉頰,秀麗嫵媚,露著醉人的模樣。

她掀開粉紅絲被,一身嬌軀向我身前揉來。xxxxxxxxxxxxxxx

覆蓋著我碩壯身體的胴體是溫潤、平滑、結實的。

她雙手環狀摟住我的頸部,閉著黑眸、仰起粉頸,吐氣如蘭的朱唇微抖地湊到眼前……

胸前揉貼的是她柔綿的酥胸,由上看去如被擠壓的兩個雪白的奶球。玉背以優美的弦弧隨著無骨的脊溝迤驪下去,直至那被一絲火紅高腰的透明絲質褻褲包裹的玉臀再度陡聳了起來。

以結實的雙臂摟住她柳腰,我突發現它細可盈握。

輕吻著她的下唇,一股異樣的電流導入體內,牽動我的下體而使它抖動了一下。

她反口含住了我的下唇,左右來回吸吮著。同時,我亦含住了她的上唇,感受她朱唇的曲線與彈性。

濕潤的感覺真好,以舌尖上挑她內唇壁,造成她痙欒的抖動而把我摟的更緊,她的舌尖竟不覺得挑舔我的舌尖。

一絲麻癢的電流由舌尖再度導入體內,胯間不禁收縮了一下,張大口將舌尖移舔她舌下。

「嗯!你好壞!」她移了開來說道。

說罷,將她玉體下滑,吮舔我的胸膛、掖窩。右手順勢緩緩移入我的褻褲裡。

「唔!真好……」我暗叫道。纖細的玉手套弄著玉莖,間或撥弄陰曩、間或擠壓龜頭。

我的一手將她秀髮撥向背後,露出她迷人的鬢角,輕輕揉撫她耳際。另一手則握住她左乳,她似是無法被男人隻手掌握的女人,粉紅大小適宜的乳暈上綴著一粒粉紅的櫻桃。時而將它置於指間搓揉,時而輕柔對它夾捏。

「啊……」在一陣顫抖中,她微喘呼出聲。

她起身,退下了我的褻褲,反身跨上,竟一口將勃起的玉莖含了進去。

「唔……」濕柔的感覺真好,當龜頭受她狹小喉頭的擠壓時,我都不免哼出聲來。

望著眼前搖擺的粉臀以及被一絲火紅裹住高聳的陰阜,不禁使我一手遊撫豐腴滑嫩的玉臀,一手以雙指撩撥她陰毛微露的阜丘。

「唔……」當雙指撩撥她陰毛微露的阜丘時,她有時會不覺地悶頭微哼。

雙指微濕的感覺使我發現泌出的幽泉竟使那被火紅褻褲緊貼的幽洞清晰地出現眼前。我著迷了……

一把將她推躺於我左側,並一口含向那火紅褻褲上那朵黑色玫瑰。

「啊……」欲挾的玉腿扭動著,她口中發出難耐不支的淫叫。

嗅著幽洞泌出的體香,隔著薄如蟬翼的絲褲咬食著肥腴的山丘。一手撐開她雙腿,一手揉撫著花蒂。臉頰緊貼她那柔綿大腿的感覺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啊……我要……起來……」玉腿扭動著,雙手不支地在我大腿及臀部一陣揉搓,並作勢欲起。

在她起身之際,順勢拉下那鑲著黑色蕾絲的火紅絲質三角褲。

她直起身子,曲跪在我的下體上,把左掌放在我枕邊,抬高她臀部,右手扶住玉莖,將之緩緩納入她幽洞內。我墊高頭部,俯首望著吸吮龜頭的蚌唇,勃起的陰蒂在微疏的叢林中喘息抖動著。

她將雙手撐於我耳邊,嬌軀前俯,玉臀微動,似一時不敢全根納入。我挺起腹部迎合淺刺她那盤絲洞,不一會,果然鑿出一股蜜泉。

在她悶哼聲中,只見若玫微微俯身向前將玉莖推向她花心,並順道在根部磨擦她那勃起的陰蒂。雙重的刺激,使她不自主地後仰。

泛著紅潮的臉頰、擴張的額鼻、半咬的朱唇、悶聲的春叫聲,使她看起來更為美麗。心神不由一蕩,上挺的速度加快,電擊似的酥麻更一陣陣由玉莖傳導至全身。而若玫則喘聲急促,大口啊出聲來,不由挺起上身搓揉自己的雙乳。

許久,我累了!停了下來,由她自己騎坐!

我躺在床上,欣賞著那長髮在柔飛中舞動!她雙耳上一對粉紅翡翠隨著搖擺的玉頸晃動著,晃出一道道眩眼的光暈!

汗熱的氣息膠結在空氣中!

一雙乳房在她胸前拋動著,張怒的玉莖在她幽洞口或隱或現!玉莖上沾滿了她體內流出的甘泉,在昏黃燈光下閃爍!

只見她下身粉紅色的雙唇含住那玉槍,一張一合的吞吐!

她漸入高潮,全身加速地上下扭動,快感讓她身體每個關節扭曲著。

上前俯前!一雙乳房如吊鐘一樣在我眼前擺動!

我把舌頭伸出,剛好舔觸到那乳尖!她再加快了騎坐,雙手捧住那乳房底部!幾次,雙乳的尖端滴下汗珠濕透我的臉頰。

「啊……凡……抱抱我……出來……出來了……」若玫急喘呼叫著。

我忙抬起上身,跟她面對面坐抱著,低頭重咬她雙乳。我忽而上身後仰將根部前挺……

「啊……啊……要死了……」若玫跪坐的臀部急扭一陣後,死命抵住我根部扭揉。

只覺玉莖被一伸一張的水道吸揉著,龜頭則如被嬰兒小口一陣吸吮著。摟抱著香汗淋灕的嬌軀癱軟了下來。

「我要躺下來……頭好暈……」若玫嬌喘道。

讓她斜躺於左側,下體仍緊緊密合著。我斜躺於她微曲的右腿上,她的左腿仍跨夾著我的軀體。

「好一點沒……玫……休息一下好了……」我摟吻她泛紅火紅的粉頰道。

「你真猛……弄得我好暈……」若玫嬌喘道。

「猛的還在後頭呢……」我逗著她道。

「你真討厭……人家跟你說正經的……」若玫微喘道。

「做愛本來就是一件正經的事……」我再度挑逗她笑道。

「油舌滑腔……不正經……」若玫嬌羞道。

「夢圓了沒……」我挑逗她問道。

只見她櫻唇轉動下,飄白了我一眼,這是嗔中帶怨,蕩氣迴腸的尤媚姿態!柔中帶俏,成熟的美豔中帶點生嫩的羞怯情懷!的確撩人心弦!勾人魂魄的美姿!

望著這個可愛又可憐的女人,我有著一絲憐惜。

弓身再度吸吮著她玉乳,右手撥弄著陰紅花蒂,腰間輕微移挪!

風吹風鈴,鳥哨晨啼,「嗯嚀」之聲使她騷意再起!

那是她已再獲得初步的舒爽酣暢喜樂愉悅的展現!

在如水珠光朦朧照映下,只見她那似芙蓉花似的嬌顏,呈現出複雜的變化!

迷漓的雙眼,似閉還開的眼神,再度顯露著她的企求! 一隻素手五指緊抓床單!握扯著,表達出她心中的意願!

黛眉時挑時舒,那是配合著我指頭的點醮而作!

嗯嗯嚀嚀之聲不絕於耳,櫻口菱角兒開閤裂斜,曲盡幻化之妙……

她忸聲央求道:「凡!上……來……」

這是愛的呼喚!情的企待!慾的需求!淫的放蕩……

直起身來,輕帶戰馬提槍入關,胯下駿馬仰首嘶號,已至起跑線,是一番萬里的馳驅!

此時玉莖怒筋微張有如千蹄爭奔,熱燙粗壯,挺堅長活!

而她在嬌喘息息中,支起一隻修長合度的玉腿在空中搖蕩著,而另一隻已斜勾我玉頸!這姿態令她幽門洞開!

只見她茸翠疏疏、金絲柔細、陰阜微隆、玉璧似合、雲封霧合、雨露沾指。

急撞而入,那是澀澀春情、滑滑幽徑,撞得她張口輕啊一聲。

一聲鶯啼鳳唳中,她已體顫頸搖、呼氣如抖、音長似泣,呻吟如蟲鳴!貪求這份酥軟而心暈魂迷。

三進九出,抽送自如,慢推急提,抽得她一退一開口,一進一哼哎。她的櫻口張合斜扭著,哼叫聲由嚶嚀而咿唔。其吟叫聲由壓喉悶叫,到齒顫發聲、婉轉嬌啼、蕩人心魂,美妙至極。 不一會兒,只見她腰扭股搖、雙乳顫動、醉眼迷漓、輕咬櫻桃小口,嬌喘息息。只聞得蘭香撲鼻,深知她已魂蕩魄飛、骨鬆肉酥、陰氣已洩!兩腿舒張更開,欲我深入。

「凡……我不行了……要死了……」她嬌喘不止如夢囈般呻吟著,疼、麻、癢、酥揉得她一連洩了三次身子。

我感到一陣一陣的快感,似翻山越嶺、似騰雲架霧,上上下下、越騰越高。

我雙手伸向前,握住她的雙乳,使勁揉搓用力抽送著。如青龍戲明潭,浪湧潮掀。

「噗嗤」之聲不絕於耳。是音韻外宣,是琴瑟合鳴。

一時寒噤連連,精洩如注,頂灌花心。

最後一個寒噤,拼命用力將她雙腿前壓至肩緊緊抱住。

「啊!凡……不要……」她嚶嚶求著,欲推開我的過於深入。

 

日上三竿,金烏透窗而入。

睜開惺忪疲累雙眼,發現香蹤已杳。再四周尋覓,卻發現她罩著一襲紗白晨縷佇立於落地窗前,透過強光映出她那迷人的嬌軀,那是我曾巡禮的熟悉線條。微微上勾的乳房,如待母鳥餵食般仰望著。那襲紗白晨縷迎著晨風向後飄曳著。似一尊靜穆純潔的女神。

望著她窈窕的佇立的背影。我不知她在想些甚麼?

我穿上褻褲,躡手躡腳得走到她背後,伸手捫住她的眼睛!

「啊!……」若玫被我這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唔!是你,凡!快放開手,把人家嚇一跳」她略擰紮一下,就依在我懷中。

「在想甚麼?一個人呆在這裡出神?」我雙手環狀摟住她的腰部,雙唇緊貼她的粉頸柔聲問道。

「我在回想著……昨夜的夢……」

我興起一絲的感動,把她轉過身來,正待……

「不……凡……你該走了!讓我有個美好的回憶……好嗎」她那吐氣如蘭的朱唇微抖地幽幽說著……

我鬆開她,望著她那微帶一絲憂怨又帶一絲幸福光芒的眼神。

「凡……我會記得你的……謝謝你帶給我一個甜美的夢」

昨夜浪漫狂野的她不見了,眼前我所看到的是一個陌生的、柔情的女人。

「夙世未了姻緣,今個邂逅相逢免卻月老紅線,酬合一生宿夢」

低吟聲中,拿出一絲秀髮說道:「願你會記得我……」

在噙著的淚光中,我眼前一片模糊…

广告
广告